<sub id="jj51t"><listing id="jj51t"></listing></sub>

      <form id="jj51t"></form><form id="jj51t"></form>
        <address id="jj51t"></address>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黨委宣傳部
                          建大首頁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2021日产乱码榴莲视频
                          <sub id="jj51t"><listing id="jj51t"></listing></sub>

                              <form id="jj51t"></form><form id="jj51t"></form>
                                <address id="jj51t"></address>

                                                  建大求學時代的點滴往事
                                                  編輯:宣傳部      發表時間:[2016-06-01]       閱讀:

                                                  王曉昌

                                                  時光如梭,我的母校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迎來了她的六十壽辰。作為建大昔日的學生、今日仍在職的教師,我總忘不了本科和碩士研究生長達六年半學習期間的點滴往事,很想用文字寫下自己的深刻記憶,與同事和同學們分享。

                                                  我曾多次說過,我們這一代有過不幸的經歷,但我們仍屬于幸運的一代。文革十年導致我初中高中的學習名不副實,但在全國恢復高考的1977年,我是全國570萬考生中27.3萬幸運兒之一,被當時的西安冶金建筑學院錄取,翌年之初開始了我在母校的求學生活。

                                                  初進校園,一切都新鮮。對于1972年就高中畢業的我,與記憶中的中學校園相比,這里校園之大,環境之優美,讓我深感置身于一個新的世界。綠茵中的老西坪階梯教室是那樣安靜,滿教室的聽講生都被臺上老師引人入勝的講授所吸引,不時夾雜著黑板上粉筆的沙沙聲,猶如沉浸在神圣的殿堂之中;圖書館內鴉雀無聲,藏書室中高高的書架,一眼望不到邊,按照書卡編號尋找借閱的書籍,真像遨游于知識的海洋之中。

                                                  年輕的朋友可能要說,學校不就是這樣嗎,有什么稀奇?但你可知道,當時入校大學生半數以上都有上山下鄉或工廠勞動數年的經歷,只有這批人能真正體會到“久旱逢甘露”的甜蜜。

                                                  從現在的觀點來看,本科四年中我們的生活是極其單調的,“宿舍-食堂-教室-圖書館”四點一線,例外的就是操場的運動。對“七七級”而言,用“忘我”來形容學習態度一點也不過分。

                                                  激發我們學習熱情的,不僅僅是對知識的渴望,更重要的是各門授課老師豐富的學識、精湛的教學手法、嚴密的治學態度的感染和激勵。應當說,學校為我們安排了很強的師資陣容,老師們都身懷絕技但十年中未得以充分展示,面對一批渴求知識的學子,他們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傳授給我們。我做過課代表也做過學習委員,有幸翻閱過基礎課老師的講稿,那完全不是教科書內容的摘錄,而是原原本本的論述推導過程,夾雜著紅筆的圈圈點點——那是老師課前付出心血的標記!我學的是給水排水專業,但至今頭腦里還能閃現出劉錚老師在“結構力學”課中講授懸臂梁受力分析一節的風姿,由淺入深的精辟講解,使我對這門“副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專業課的“排水管網”是于泮池老師講授的,他將排水區域內的雨水徑流形成和管網匯流過程分析得那樣透徹,讓我認識到,看似簡單的工程問題背后,有著深奧的工程科學原理。

                                                  那時的老師答疑時間實際上是夾雜著爭辯的課外討論——老師允許我們這樣做,告訴我們爭論有利于大家對問題的理解。設計課、實習課、實驗課都是我們與老師深入交流,從書本以外獲得知識的好機會。通過這樣的本科學習,我們切身感受到了建大作為建筑老八校之一的深厚學術底蘊和強大的師資力量。正是由于這個原因,我愛上了自己的專業,更認為建大是這個專業最好的學校,所以從大三起就下決心考研,且目標還是瞄準本校。

                                                  說到準備考研,也想回憶一下相關的趣事。我國正式實行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制度是1981年1月,因此真正意義上的學位研究生招生也始于1981年,那是我們進入大四的年份。一批有志繼續深造的“七七級”學子從得到國家即將正式招收學位研究生的消息起就摩拳擦掌,開始了復習的準備。專業教研室的老師們也對這批“斗士”給予熱情鼓勵,告知我們英語和數學是衡量考生基礎扎實與否的最重要科目。如今我校每年招收碩士研究生人數已接近2000人,而當年全校各專業總共也就招收十幾名研究生,誰都深知難度會有多大,競爭會有多激烈。

                                                  在文革期間上初中高中的我們這一代人,是進入大學才開始背英文的26個字母,你能想象通過怎樣的努力才能在大四時具備考研的英語水平。就我而言,從大學第一天起,每天用于英語學習的課外時間就沒有少于2小時,除了學校安排的英語教材以外,當時在高校流行的《英語900句》《今日英語》《基礎英語》等影印原版書籍都是我們的附加教材,感到不夠再到東大街外文書店買英語讀物。為了熟悉科技和專業英語,大二第二學期結合給水排水專業的“水力學”課程學習,我從圖書館借了一本內容相近的英語教材,不僅利用課余時間全部精讀,還用英語做完了教材中的每一道習題。當然,考研沖刺之前重點做的事情還是把所有收集得到的英語題挨個去做,去體會答題的技巧。

                                                  再說數學,我做完了《吉米多維奇數學習題集》中所有的微積分習題,以及手邊所有的模擬試題。記得那年考研也和我們本科入學考試一樣是在秋天,集中復習鏖戰的最佳時間則是那年的暑假。我和幾位準備考研的同學都沒有回家,連電風扇也沒有的宿舍里,光著膀子伏案學習,每隔一小時去水房從頭到腳澆一桶水把自己冷卻后接著干。

                                                  你別說,功夫不負有心人,那年考研我校的數學題是基礎課部最負盛名的潘鼎坤教授出的,據說是進行國家數學統考之前我??佳袛祵W題最難的一套,我得了最高分的86.5分,多年后潘老師見到我還提起此事。當時就列為全國統考的英語我考了85分,后來得知那一年通過英語統考選拔直接出國讀研的分數線是80分。就這樣,我如愿以償考取了母校的碩士研究生。

                                                  我們1982年初研究生入學,但稱之為研究生1981級以和半年后入學的1982級相區別。難忘的是,全校這一級14名碩士研究生享受著當今研究生所沒有的特殊待遇:與見習教師相同,每月48.5元的工資待遇,佩戴“紅?;?rdquo;,周三下午參加教研室集體活動。此外,學校還為每位研究生提供了一臺當時屬于“奢侈品”的日本產三洋牌磁帶錄放機(我經歷的較為正統的英語聽力訓練就是充分利用這臺設備起步的)!

                                                  給碩士研究生授課的師資陣容之強大也遠非今日的博士研究生所能得到的,基礎課的數理方程和變分法由我上面提到的潘鼎坤教授主講、數理統計由李耀林教授主講、科學方法論由曾孝威教授主講……本來就只有14名碩士生,學建筑學的還不聽數學課,所以無疑就成了小班上課,講授、答疑加討論,生機勃勃,每節課都有收獲,課外還要閱讀參考資料。研究生階段的數學課對我而言不僅是數學知識的學習,更重要的是在名師的開導下鍛煉了邏輯思維和數學分析能力。因為有了對數學的濃厚學習興趣,潘老師和李老師主講的數學課我的考試成績都是滿分!至今回憶起來還有點自豪感。曾老師結合課程的講授啟發我們用科學方法論進行案例分析,我為此專門拜訪了專業教研室兩位從事科研的老師,在他們的幫助下分析科學研究的哲理和方法,撰寫的報告得到曾老師的高度贊賞。

                                                  因為研究生數量不多,當時都是由一個導師組集體指導碩士研究生。我的學業屬于環境工程學科的給水處理方向,于泮池、曹翀、金同軌三位教授是一個導師組,經常一起和我討論實驗研究工作,這是今天的碩士生完全不可能得到的指導條件。我清楚地記得,三位老師分頭負責給我們講授水質控制工程專業課中的混凝、沉淀、過濾技術部分,教材都是他們在閱讀大量國外文獻的基礎上,結合自己的研究經驗編寫的。限于當時的條件,教材都由老師們一字字謄寫在稿紙上,再影印制版而印刷成書。我的書架上至今還保留著這些教材,看著早已發黃的頁面上導師們雋秀的筆跡,我能不斷回味一種師道和學風的傳承。

                                                  那時教授們也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家里也沒有電話,我有問題經常就直接到導師家里造訪,卻從來沒有被責備過。實際上那時老師們的住房面積小,工作條件也很有限。我清楚地記得,一次到曹翀老師家去,他坐在一個小板凳上,伏在一個木椅子上,地上放著一沓書和資料,在修改我的論文,原因在于家里僅有的一張寫字臺已被孩子占用了。我的老師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以這樣認真的態度來培養他的研究生。寫到這里,我眼眶不禁有些濕潤。

                                                  慶祝母校的六十年華誕,我想用以上這些說起來并不氣勢磅礴,但在我心里卻不時掀起波瀾的點滴往事的回顧來表達我與母校間的情結。大學是人才培養的殿堂,我的知識、我的技能、我今天能取得的一些成就,都源于母校對我的培養,源于我上面提到的,以及由于篇幅限制沒有提到的各位老師為我付出的心血。

                                                  由于這些往事在我心中難以磨滅的印記,我碩士畢業后立志在母校做一名好的教師,出國攻讀博士學位時不斷在考慮所做的課題今后回來能否繼續,在國外工作期間不時想著怎樣積累科研經驗將來為母校的環境學科建設起更大作用。因此,當我在國外漂泊多年后決定回國工作時,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母校。

                                                  幾十年過去了,昔日培養我的老師們已經到了暮年,我自己也已是剩余工作時間不多的老教師。母校未來的建設和發展有待于我們,更有待于我們的學生、甚至學生的學生一輩的努力,而在這個過程中,傳承建大的優良傳統和學風將至關重要。希望這篇短文能加深年輕的同事和同學們對建大的了解。

                                                   

                                                  版權所有: | All Right Reserved 2016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黨委宣傳部
                                                  雁塔校區 地址:西安市碑林區雁塔路中段13號 710055 聯系郵箱:jdxcb@xauat.edu.cn | 陜ICP備05001615 V8.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