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dhjhj"></menuitem><menuitem id="dhjhj"><dl id="dhjhj"><progress id="dhjhj"></progress></dl></menuitem>
<cite id="dhjhj"></cite>
<var id="dhjhj"></var><var id="dhjhj"><strike id="dhjhj"></strike></var>
<var id="dhjhj"></var>
<cite id="dhjhj"></cite>
<var id="dhjhj"><strike id="dhjhj"><progress id="dhjhj"></progress></strike></var>
<menuitem id="dhjhj"></menuitem>
<var id="dhjhj"></var>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黨委宣傳部
建大首頁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久久人人97超碰精品,人人狠狠综合久久综合88亚洲,久久人人97超碰香蕉987

瞧這一家“西冶院人”!
編輯:宣傳部      發表時間:[2016-05-24]       閱讀:

王紹華

 

在現用的校名之前,母校曾名為西安建筑工程學院、西安冶金學院、西安冶金建筑學院。由于這些曾用命,至今在許多單位稱呼建大人為“西冶院人”。

我最難忘的一堂課

我是上世紀60年代畢業的。那時的物質條件很差,教材大多是老師們編寫的講義,印講義紙張的粗糙沒有掩蓋其內容的精湛,后來的好多教科書正是在講義的基礎上編撰的。許多老師很辛苦地備課,講授時清晰準確,很有條理,產生的效果就是學生們反映“完全聽懂了”。

給我印象最深是有一次的力學課,劉啟年老師講“應力集中”問題。他準備了信箋大小的兩張紙,其第二張紙在中部剪了個有一定寬度的孔,拿起第一張紙從上邊撕開,當即撕到下邊分裂成左右兩半。拿起第二張紙也從上邊撕開,則撕到孔的上緣就停住了,孔以下的紙沒有開裂。劉老師針對這兩種現象講解什么是應力集中及如何避免、減緩應力集中講得生動,講得精彩。

這堂課不僅在當時幫助我很好地理解,還引使我長久地對此類問題的思考、求索和研究。工作后,當我從事結構設計或處理工程問題時會想到這堂課,當我發表論文或參編設計規范時會想到這堂課。本世紀初,我在科技自主創新上邁開了步伐,已成為7項發明專利權人。我深知,是母校良好的教育,培養、鍛煉了自己的創造能力,衷心感謝我親愛的母校!

領悟建大人品性之特征

有一首著名的歌曲,歌詞是“光榮屬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輩”;我女兒就是這光榮的新一輩。她趕上了好時光:八十年代中,考上西安建大;八十年代末,畢業獲得學位來到父母所在的設計研究院。大學四年,女兒讀書甚歡,生活快樂,身體健康,還參加了校體操隊。此期間曾反映學“理論力學”這門課感到吃力,是靠“暗自使勁過了關”。

女兒工作后,作為家長的我們倆留心作了考察,看看建大精神在她身上有多少體現,研究其經歷大學教育的成長軌跡。設計院工作飽滿,對她來說“大有用武之地”,而且到了忙不過來的境地。這時有的人找“竅門”,參照以往相似相近的工程,不作計算就出圖了。她則采取“笨辦法”,加班加點多花時間,經過細致計算才出圖。在工作初期這樣做,晉升工程師、高級工程師后還堅持這樣做。她說:“搞結構設計,不經過自己計算或復核出圖,能放心嗎?再說,每作一次計算就有一次提高呀。”

女兒經過工程實踐,寫出一篇技術論文,題目叫“擠擴多支盤灌注樁處理非自重溫陷性黃土地基”。在討論文章的初稿時,不少人認為,從論文的數據來分析推理,多支盤灌注樁還可能消除自重濕陷性土的溫陷性,故建議刪去“非自重”三字,以擴大成果應用范圍,提升論文價值。而女兒不接受這一建議,態度明朗地說:“我的文章可能也適用于自重濕陷性黃土,但尚未得到驗證,所以‘非自重’這個限制詞不能去掉”。

本世紀初,祖國西部大開發,西北的青海興建一座大型鋁廠。工程開工前后,女兒作為設計代表被派駐青?,F場。工程開頭難:難在場地地基的實際狀況時有與勘察不符,她憑著學到的知識,積累的經驗,加上能虛心聽取意見和建議,及時妥善地處理了諸多技術問題。工程開頭煩:要同新結識的各路施工大軍,多家制造廠商打交道,雜七雜八的事真不少,她憑著“說話流利,反應敏捷”,更憑著熱情誠懇待人,做到與參建各方和諧相處、愉快合作。

女兒力行設計院“竭誠服務”的質量方針,在現場受到普遍歡迎,口碑甚佳。工程順利投產后,業主(建設單位)想請她再來看看,當工程部門反映沒有項目不好請時,主管老總拍板道:“那就編造一個項目請設計院派王高工來!”

我熟悉60年代的老校友,又懂得了80年代及其后的新校友,從而悟知建大人品性之特征可歸結為“厚實”二字:厚,首指厚道,亦含敦厚、厚積之意;實,首指實在,亦含堅實、篤實之意。許多建大人是“實打實”的,人們用專業術語討論道:“聽他所說的,看他所寫的,不用‘乘以折減系數’”,這是多么值得珍惜的評價??!

幸哉!這一家“西冶院人”

1998年,我家三人都獲得“國家一級注冊結構工程師”資格,在單位在業界產生了反響:瞧這一家“西冶院人”多棒(準確地說應是一家的3/4,我們的兒子在美國休斯敦)!

我是上海人,老家兄弟姐妹8人,7個都在東部省市(上海、江蘇、福建、山東、廣東),唯獨我在西部——5年大學讀書在西北,40年設計院工作在西南。按常情甚至按照常理看,我屬于比較不走運者;可我45年間不僅從未后悔還滋生并逐年增強幸運感。產生這種感覺的根據有二:其一是我熱愛我的母校;其二,是我喜歡所在的設計研究院。我視在設計院的生活就是大學生活的延展,看到這兩家的風氣(學風、人氣)是相似相同的,都在精神文明建設上做出顯著的成績,都成了“名氣有點大,門檻有點高”的單位。

我主觀的這種幸運感,得到了客觀的公認,其中一組“公證詞”來自我的兄姐們,他們說:“要論我們中最成功的,當屬在西部(地區)的小弟家!”

其實,在我們的心目中始終銘記,我們這一家“西冶院人”所做出的一切成就,皆緣于母校的教育和培養,緣于我們對母校校訓、校風的躬身踐行。

 

版權所有: | All Right Reserved 2016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黨委宣傳部
雁塔校區 地址:西安市碑林區雁塔路中段13號 710055 聯系郵箱:jdxcb@xauat.edu.cn | 陜ICP備05001615 V8.0-2014